秦戮.开学长弧

开学周弧
墙头超多.
all凡/擎蜂/mop/all杰/戬空/百万
还有好多好多

笑炸

我真的不知道叫什么好了你们随便吧:

跟风的聊天截屏
纯属兴趣,可能会ooc

这是同学给我玩的梗,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重要的事说3遍!一共有2个小虫!一个加菲虫,是虫绿!一个荷兰虫,是贱虫!

p1是幻红的正确方式
其余都是逗逼不要模仿

妈耶 期待

呆呆酱:

快乐大本营预告之表情包版
今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做一点表情包给大家
希望大家心情好一点❤️
如果想拿出去发布请注明出处
禁二改 平时想自己用的话随便用~
比心❤️

凡受向H合集

码一下超好吃的

叶琮:

之前发的几辆小破车有的被锁了,于是整理了一下重新发链接出来。

1、【三飞】《妻管严》
http://pan.baidu.com/s/1hsgkPyk




2、【吉银】《一夜之间》
http://pan.baidu.com/s/1bpB3hx1

3、【性转biao娜娜】Possibility
http://pan.baidu.com/s/1boZ9wa7

4、【NP 学员导师梗】GSDS
http://pan.baidu.com/s/1mi7gYUG

5、【呜喵】入戏太深(前四章未完结 有车)
http://pan.baidu.com/s/1kU56Q1p

6、【虎喵】禁忌系列Part 1
这篇是我用小号写的,发现也被吞了,一并放出来
http://pan.baidu.com/s/1i5KewhZ



【沉默的螺旋】BBB与汉化的饕餮盛宴

BBB是我最在意的车。

冷CP自high组:

谁都不能黑BBB!他是我的命!


中二病有所好转:



2017年5月24日修订部分细节




------------------------------------------------------------




这是一篇以BBB在国内的定位误区为论证基础,来记录一下某些事情发展至今的小部分存档。




同时纪念某些资源组/汉化者在这些事情上做过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也许毫无意义,但是说出来总比保持沉默要好。




可能以后派的上用场,十有八九派不上。




————————————————————————




你也许是汉化的受害者。




而且永远都不是最后一个。








汉化那点破事是个永恒的话题,哪怕入坑ACG只有短短十年如我,只要稍加关注,大概都对各大动漫字幕组的恩怨纠纷,游戏汉化组的机翻误人,亦或是隔壁片场被围剿一时的“贾翻”事件,皆能有所耳闻。




所以BBB的事情只不过是在这个受到纵容的大环境中,再小不过的一个缩影。




汉化组擅自修改角色构成,国内变形金刚圈当然不会是唯一的范例,它的奇特之处仅仅在于,所有人都对这一切习以为常,在越来越多动漫字幕组因为翻译不谨慎被钉上耻辱柱的时候,在游戏的劣质机翻被谴责的时候,变形金刚这个圈子中,在数十年间都无人问津,甚至一度追捧。




习以为常是恶性循环的开始。




在打算写这篇文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夫人读游戏的《汉化那点事》。其中谈到了包含国内汉化各方面负面内容的“七宗罪”,若是拿变形金刚圈举例,汉化的不统一,既不瞻前也不顾后,就已经犯忌其一二。译者堕于考究与传承,食下恶果的终究只有读者。




单论角色译名,变形金刚其实有很多角色的翻译并不规范,与原文毫无牵连。不过在部分译名能影射角色形象的前提下,尚可以揭过一笔。所以撇开红蜘蛛与Starscream的万年之争,你认识路障是谁吗?又知道真人世的那位官方译名是街垒吗?








这些横跨初代、日系、真人电影,民间汉化和官方翻译的鸿沟也许难以跨越,而因为汉化的这种不避嫌曾经导致新人误认为真人世街垒与G1、日系为同一人,并作出考据引来追捧,实在是让人啼笑是非。




更何况,同一个汉化组在译制中丝毫没有考虑过统一修订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比如塞联翻译过的地名。








诸如此类还有Crosshairs和克罗斯海尔斯和十字线,Chromedome和电脑怪杰郭文和合金盾……汉化的无法统一只会让读者在观看过程中出现疑惑和代沟。




具体到现象的话,比如真人世1的时候能看到有人误会街垒是初代/日系的汽车人叛变,其实别人真的只是个原创角色。真人世4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十字线是个原创角色,结果对比英文才认出是初代头领战士。




看到视频多有感慨,虽然扯远了,但至少确实能说明汉化对角色实际是存在一定影响的,哪怕仅仅是名字。




尽管那个视频说的是游戏业内的汉化现状,但其中的观念,对于所有不负责任的汉化者都同样适用。他们贪婪自负,躺在民意滋生的温床之中,从来没有关心过作品和角色,仅凭着一己恶意来对待文本翻译。




那么回到这次的主题上来 —— BBB在国内的定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有人好奇“这样”具体是指什么,可以在国内论坛和微博上混迹几年,不难看出这么个固有洗脑结界的存在。




这个洗脑剧本基本可以总结为:BBB是个侦察兵。性格活泼,智力低下。人气不高,毫无作用。耳背钦点,一战成名。六线小角,奈何上位。民愤所指,唯有去死。




不管有没有想过深入研究变形金刚的整个世界观,但凡关注过各大站点一段时间都会命中这个神奇的定向思维,这种思维几乎潜移默化,并影响深远。




其实只要在不受任何脑洞干扰的情况下,看过初代和早于2007年的一些漫画,都能看出在变形金刚这个群像剧中,BBB一直都是元老级,一直都是与主线有关的主要角色之一,不存在因为2007年真人电影被导演看中才篡夺主角位置这种奇特的说法,更不存在因为2007年真人电影上位,BBB的地位才被官方一再提高到不可忍受的地步这种诡辩,要知道早在30年前的元祖里,BBB的定位比现在高得多。




但是耳濡目染带来的结果是无形的,当100个人中有100个人说着同样的话之后,甚至都不会去对此质疑,有些事情是否有来历,是否是真实的,到今天已经没有人在乎了。




这个角色原本隐藏在外表下的复杂人格构成,身在高层的设定,曾在元祖中直面神祇的意志,终究还是被淹没在自私的误区之中。




而拜影响深远的洗脑剧本所赐,BBB在国内可能就变成了这样:性格活泼→傻白甜/中二病,性格活泼→熊孩子/没礼貌,性格活泼(伪)→腹黑/小恶魔,性格活泼(伪)→冷血无情,等。




虽说同人这种服务自己的本质项目,是件很虚无缥缈的事情,即使是指着哈利波特说哈姆雷特也不足为奇,有些立足点看看就好,然而也正是二次创作在昭示着,从众环境下一个错误的根基对角色发展的影响




不过从众者仅仅是推动者,并不是施加者,他们只是看到了自己能看到的事情,这些“事实”是被加工过的构成也好,是杜撰的角色设定也好,都是他们唯一能看到的事情。




无论如何,最后的矛头都会回到提供汉化的资源组身上。




在此之前可以回想一下国内变形金刚御三家,塞联阵TFCLUB(变形金刚中国联盟),TFG2。历史均有十年左右。




漫画部门汉化组成立时间相对较新的TFG2可以忽略不计,尽管他们的同人式页脚注释存在非议较多,部分管理员对BBB的态度逛论坛的都有目共睹,万幸的是TFG2汉化组的翻译本身并无太大缺陷,也会一并提供英文版下载,已实属良心。




也就是说对BBB的定位被曲解,需要从十年前的塞联阵说起。








塞联阵之章




我入坑晚,没有经历过那个时间,根据小伙伴说,当年出现的塞联阵对当时的变形金刚迷来说犹如春风沐浴大地,为大家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漫画分享,目前DW公司的漫画(内战三部曲和G1三部曲),在国内网络上也仅有这一家的汉化版本。所以小伙伴一直很崇拜塞联阵,直到他去了英国留学回来,到今年为止,终于发现这不过是一个被上的故事。




请小伙伴说点什么的时候,他说了下面这段话。




“ 我一直都觉得,汉化这种工作其实就是把作品的本意翻译出来,借此传达给母语基础不同的读者,要做到这点,不但需要外语功底和语文基础,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译者的良知和责任。只有这样译者才能将原作者的作品完整传达出来。




 由于当时没有英语版本,就算有,我那时候也看不懂,所以非常崇拜能够把DW漫画给“汉化”出来的塞联阵。因为在我眼中,汉化工作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不仅需要时间精力,还要多考虑自身对于作品的理解。赛联的汉化者也是挤出了自己的时间来做这类无偿的工作,本意也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希望能推广出去让更多人读到而已。




 但是等我能够读懂英语的时候,发现赛联,而且不仅仅是塞联,这些所谓的汉化者并不是根据作者给出的原文材料翻译而成的,里面夹杂了大量译者对翻译对象的偏见与好恶,非但没有被标示出哪部分是所谓的吐槽,更有甚者,不懂的地方、对漫画原作完全不了解的地方,也没有考证就直接臆断对原文的内容进行了脑补,还完全没有对这些不切确的地方做出标示以提醒读者。这些都已经犯下了作为汉化工作者的大忌。”




塞联阵创立者的翻译错误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多次举例过,这里不妨再说个简单的例子,基本能概括这位业界大佬所谓“汉化”的真实局面。




①塞联不看原文信口胡诌的程度,就像这个例子中,<Blast(爆炸)>这个简单的单词,硬生生被汉化者按照自己的标新立异“翻译”成了粗口。




②<Trapped(陷入困境)>同理。被困住这个语境是承接上一句的,因为汉化者本身将“这里没有可以移动的空间”这句翻译规整,于是就索性按自己的理解接上了“我们被设计”。很好。




这么一段短短不足10个单词的简单台词,也可以做到半个字都不对,其他更复杂的语境可想而知。








对此有兴趣的还可以去论坛看看这位同志的发言,不仅有着对篡改原文的云淡风轻,还有对BBB的深刻见解。








在身为译者之前,人尚且要能称之为人,而正如小伙伴说的,当译者用对一个角色的个人好恶擅自篡改文本时,丧失的就不仅仅是作为译者的资格了。




以塞联阵出品的元祖角色卡为例,我在《BBB与角色卡》一文中,已经较为详细地指正过塞联阵对此的翻译错误。这版角色卡由于套用了DW公司模板,网传过程中通常会被误认为是DW角色卡。这也是弊端之一。




从元祖角色卡的“汉化”上能清楚地看出,汉化者完完全全对元祖设定没有丝毫了解,不知道元祖BBB的性格设定,不知道BBB的职责定位,也不知道“Goldbug”并非通常意义的升级只是个BBB自己生造的人格,更不可能知道元祖有修复剧情的发生,“Goldbug”最终还是变回了“Bumblebee”。




所以仅凭借着看过初代动画后的脑补,这版对BBB的性格构成做出了致命误解的角色卡诞生了,这个误解从此往后就再也没有消除掉




虽然我做过简略的错误对比,考虑到并不是那么直观,这里用调色盘重新作出了英文和正确翻译的对应图示。








以上英文和直译都能一一对应,而塞联的肢解捏造几乎已经看不出和原文的关系了。




这么壮阔的汉化奇观当然不会单单发生在BBB身上,热破、震荡波、声波、威震天,等等角色卡都没有逃过一劫。一定要说的话,只有BBB的角色卡上违背原文出现了贬义词。




也就是这样一张简单的角色卡,在国内对角色照成的影响几乎不用夸张,不需要费力去找,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都能看到,Goldbug(BBB)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冷漠而失败的存在。







同样的笑话还有声波的“忠诚”,这是一个在元祖卡上根本没有提及、却被塞联阵写在了角色卡汉化上的单词。




我并不是针对谁,我是说,所有不对原作进行考据就妄图用脑补臆断角色的人,都是垃圾。




另外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对BBB所在职位的定位错误。我也有个前文,《薛定谔的副官》。




可以再看看塞联阵的角色卡。




诚然,Espionage作为一个多义词,确实有<侦察>和<间谍行动>这两种意思,但是角色卡隔着几行就已经写了He is a spy(间谍),汉化者自己都把这句话正确翻译了出来,却还是在职能(Function)一栏里写了侦察。




哦,他写的是刺探敌情,中文翻译过来也是侦察。







如果上面这个细节问题可以当做英文多义词的错,Goldbug的部分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元祖角色卡在职能和正文部分均出现了(Autobots’Espionage Director这个词组。




这个词组分开看我看得懂每一个单词,合在一起时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也许和角色的性格被曲解的严重性比起来,区区职位错误望尘莫及,但就是因为汉化组的不加考据,导致不论是IDW的代理领袖剧情,还是真人电影一笔带过的代理领袖,都在国内产生了逻辑上的不对等,更甚至借此谩骂。




因为剧本问题而抨击我不是不能理解,而吃了洗脑包抨击一个侦察兵凭什么能越级代理领袖,未免有点可笑了。




明明在西蒙先生的设定里,已经清楚地写下了几位Autobot Officers的名字,也反复提及他对BBB的定位是spy,在西蒙自己的编剧中也一直沿用这个设定。即便如此译者也要按照自己狭小的理解范围,强行将BBB定位为普通军阶下的侦察兵。




塞联阵没看过《The Ultimate Guide》,我是相信的。








塞联阵的资历老、漫画汉化早,读者们的童年情怀,或许是造成现状的导火索之一。在这个过程中,另一个老牌汉化组的功劳也是不可或缺的。








TFC之章




这家汉化组,TFC,或者说变形金刚中国联盟,混过微博圈是肯定见过的,大部分资源情报都靠这家搬运。在翻译素质上,TFC也是整体水平最优秀的一家。




变形金刚中国联盟的微博皮曾在去年变4上映之际,说了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




BBB,新粉比较喜欢,老粉都希望他去死。




我自然有幸转发过这条微博。








曾有人洗地别人在自己微博发表看法有什么不可以,是,你借科普之名洗脑控场你有理。可不可以我不知道,又当又立我是知道的。




这句话就像他们的汉化一样有意思。其实在此之前,我在TFC论坛上看到过一位颇有好感的译者,并一直记下了她写给BBB的那段话。








这篇翻译小说发表在2005年的TFC论坛上,哪怕对整个系列并不是那么了解,保留着善意与良知,要做一名汉化者也只是这么简单的事而已。我也见过更多童年时期就看着动画长大的“钢丝”们,和这位译者一样,大多数都很友善。这些人,他们算不算“老”粉?




当然,在继真人电影党之后,童年党和模玩党或许都已经被双双开除了党籍。




有些人并不是真的资历“老”,只是优越得忘记自己的存在了。




这都是题外话。




我依然感谢TFC提供过元祖漫画的全套汉化,而且是中英对照。辛苦了。




元祖漫画中擎天柱曾经说过BBB是最优秀的特工,TFC是这样翻译的,最出色的“侦察员”。




擎天柱曾对BBB说他是秘密潜入行动大师,TFC是这样翻译的,“侦察高手”。




TFC还汉化了wiki整理的漫威元祖年表,原文中写到震荡波企图捕获BBB未果,TFC是这样翻译的,震荡波试图捕获“侦察兵”BBB未果。









在没有任何原文基础的情况下,我只看到了这样一个接一个目不暇接的“侦察”兵,也看到了汉化者的用心良苦。




难道这是因为元祖相关设定中真的没有出现过BBB的职位职能,导致汉化大佬们只能空口而谈吗?




很遗憾,西蒙先生对BBB的说明有这么几个Autobot Officers(副官)、spy(间谍)、Infiltration Specialist(渗透专家)<spy>漫威元祖角色卡、漫威绘本、1984年玩具卡上均有出现。




更常见的就是职能一栏的Espionage(间谍行动)Espionage Director(情报指挥官)




连擅长关门自high无视设定的日系,都仅仅在玩具卡上出现过情報員和情報指揮官。








初代相关设定中难道真的没有出现过侦察员/侦察兵(scout)这个单词吗?




有,探长就是官方盖章的侦察人员之一。




又或者,其实日语里的“侦察”写作情報?




在探长的日版玩具卡上,不仅写了偵察員,也对侦察人员和间谍的概念进行了划分








汉化组并不懂外语。那我是相信的。








沉默之章




话已至此,我也没有心情再花时间去论述更多,因为有些事情确实很明显,没有什么复杂的支线伏线,一直都在如此明确地用恶意单向通行着。




我其实并不会去在乎喜欢的角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哪怕他渺小卑微,哪怕他冷血无情,哪怕他愚昧不堪。因为我喜欢的是<他>,而不是他的<身份>。




我只希望我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角色,而不是被译者捏造的<谎言>




我在逐步了解变形金刚这个系列五年有余的时间里,曾经多次对官方剧情、设定,和民间汉化组的说辞不一产生过疑惑,直到今年我能够很幸运地遇到有英文资源、能看懂原文的同好,才明白了这种违和感的根源所在。




老实说在得知真相的最初,我不能说没有受打击,毕竟意味着这五年里我从来没有了解过BBB,只是误解他的很多人分之一。




所以对BBB,对初代BBB背后的创作者,我很愧疚。




而对提供翻译的同好,我真的心怀感激。




假使终于有一天我退出了,至少不是带着谎言遗憾而辞。




翻译这件事从某种角度来说,算是一种再创作,因为语言的土壤是文化,不同文化下诞生的语言有着巨大的文化隔阂。然而,不同的语言在传达的意思上存在共通之处,才可能通过语言的转换,来传递某种观点。如果翻译的有失偏颇、甚至是扭曲了原意,那么可以说这种译文非但没有传递原作的思想,甚至是在借着原作者之名来宣传本不该存在的<个人好恶>。如果原作品存在一定影响力,那么这种情况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也更加严重。




对于不同语种的读者而言,阅读其他语种的作品时,绝大部分都需要通过作品译本这一环节,他们接触译文比原文的机会大,受到的影响更加大。可以说,对于选择阅读译文的读者而言,译者的翻译所造成的影响甚至比原作者还要大得多




而在国内变形金刚圈里,借由着资源组的制高点,以一个角色为踏板,最终变成了一场荒诞的汉化狂欢。




我曾在经历一场网络暴力事件的时候看到过一个词,<沉默的螺旋>




沉默的螺旋提供了一种思路,大多数人都害怕孤立,所以当某些态度和观念,在整个大环境下孤单影只时,人们会为了避免被孤立而放弃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这样,占支配地位的意见就会愈演愈烈,另一方得到的只有沉默。这个倾向如同一个螺旋过程,不断扩散。当有大众媒介参与时,螺旋会形成得更快。




我不再希望自己是沉默的一员。




言语的意义是存在的。




哪怕时至今日,沉默的螺旋还在运作下去。




长久地、无止无境地运作着。


被人嫌弃的威总的一生

哈哈哈哈哈放过柱子哥

冷CP自high组:

又名:《一名虎子的自白》


搭配BGM食用效果更佳




姐妹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奥利安》好评发售中!


作者有病


OOC注意


编剧你还我的奥利安回来啊!!!









当年的擎天柱还不是擎天柱,那时的他叫奥利安,钛师傅麾下弟子,有名的铁堡数据馆档案室一枝花,想追他的塞星人从九头台一直排到了锈海。


威震天,【前】卡隆【荣誉】角斗士,当年在伙食上的执念最大,为了解决此问题还一路从竞技场打到了上议院,遂成卡隆竞技场一霸,角斗士扛把子。当年的声波多次反映伙食问题未果遂追随威震天理由是威震天的扬声器说话比较大声。


所以声波大概是想把威震天大人当食堂喇叭用。




·····大概吧。






一个恒星日,奥利安巧遇了威震天大人,本着兄弟之间良好交流的原则,奥利安将威震天大人领到了档案馆稍作休息。




奥利安的背影在光屏的照射下幽幽的发着光。






威震天想起他在塞星网络里看的论坛上红色预警高能标注的不明文章,文章里他的输出管把奥利安的对接孔这样那样之后又这样那样。






威震天打了一个冷战。




“怎么了?”奥利安的头从门里探出来




“没什么。”威震天仰起头努力把冲往头顶的能量液吸住


 


“再过一会儿钛师傅会过来检查。”奥利安转过身去忙档案馆的数据处理,徒留给威震天一个背影。


 




奥利安的对接面板真好看。


 




威震天的数据中心里面冒着粉红能量块。


 




钛师傅举着拐杖路过。


 










后来,奥利安接受了领袖模块,成为擎天柱,和威震天大人反目成仇,多年一起喝能量液的感情也随着战争的尘土一样挥发殆尽,只有曾经的辉煌才能印证这一切,但都已被掩埋在了飞扬的铁屑之下。


 


安静且平和的一天,在这所伟大而宏伟的狂派报应号上,没有博派汽车人,没有小红,没有击倒,也没有···擎天柱?!红蓝色大胆撞色的涂装映入光学镜。


 




“我的卡隆竞技场啊!”


 






眼前屹然屹立着擎天柱的身姿,威震天大人冷静地观察了四周,莫非是擎天柱已经在浑然不觉中通过了环路进入报应号的中心,但由于坐标错误恰好传送到了威震天大人的面前。


 


威震天大人面对着擎天柱心花怒放,哈哈哈你终究是落在了我手里。


 


红蜘蛛挺了挺机翼,这才上前对着威震天大人说:“夜叉,上去neng si他。”


 


威震天大人:“且慢,我要他他感受到自己的无能是多么一件令人痛苦的事。”


 




声波转头:“你说咱首领对着刚到包邮的汽车人老大1:1等身全机涂装抛光手办弄啥咧”


 




震荡波:“我屮艸芔茻原来你会说话啊不对你怎么一嘴大碴子味”




围观的不明群众击倒:“他们这是在演什么,老司机带带我吗”


 


震荡波的光学镜怀疑的颤了一下:“不,他们这种行为是不合逻辑的。”


 


悠悠从环路桥里探出半个机体的钛师傅:“大副我找到你了!你的舰长还在进取号上面啊!”


 


发现是包邮涂装手办的但迫于形势还要伪装不知情的威震天:“都给我滚!”


 


然后威震天大人让声波刷了三个差评。


 


【钛师傅的配音演员是原初TOS系列的sulu【不好啦sulu又坏掉啦!】】


 


故事的最后,擎天柱将自己的火种与领袖模块,以及最后的火种源,一起回归了塞星的核心。威震天大人的心情从未在我们面前提起过,他只是还不习惯陪他走过机生大半的另外一个突然消失了的感觉。


 




也只有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数据中心出现了裂痕,有趣的是我曾经问过击倒医官,当自己的数据核心出现裂痕时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击倒医官轻哼了一声,然后摇着头:“这种感觉叫心碎。”


 




这时他的漆已经很久没有打击助手去上了,打击现在大概是已经跑废品场里生锈去了。




 


注入数据库,文件提取中,LOADING---------------------


 


威总飘荡在宇宙里,胸口的火种渐渐变得微弱,终于可以远离那些除了吃能量块其他一无是处偶尔还给我搞内杠的小崽子们了!威总开心的想。


 


九百万年,追个机械昆虫都能生一堆黑寡妇了。


 


他们也打了九百万年。


 


BBB都长大了。


 


威总缓缓地熄灭了光学镜。


 


这样就能与柱子在火种源里相见了。


 


“嗶————————”刺耳的提示音在音频接收器旁响起,威震天爬起来怒吼:“又怎么了?!”


 




“接口错误”


 


“十分抱歉,您的火种已和宇宙大帝融为一体,火种源代码与原始天尊不契合。”


 






遥远的宇宙里传来一声呼唤:






 


————————“天杀的炉渣!!!还有完没完了!!!”

啊哈哈 搭讪有风险 撩妹需谨慎@😂

男友粉:

在夜店遇见一位大美人自然是不能放过的,喝酒也要搭讪,去卫生间也要搭讪,更别说舞池里嗨的时候近一点再近一点,眼看就要得手,外面进来一位光头,忽然感觉美人整个人的眼神都不对了,让我只能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直到我被扒到只剩大裤衩子扔进大桥底下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个有主的小辣椒。 ​​​

突然想到

哈哈哈对猴子好点可以吗😂😂😂

红橙黄绿青蓝紫:

炕戏:


猴:趴好!屁股翘起来!(凶狠脸解裤带)


唐:孩子!孩子!sahljkfhagha;kgfpuagakj (扯着嗓子拼命唱)


没穿裤子的猴开始蹦迪